献祭散白蒈岁

杂食

【双龙组】

猛地发现似乎有一个月没产粮了悄悄的上来除草
٩( 'ω' )و依然萌新
文笔辣鸡,流水账
什么都不知道,瞎扯
ooc慎入
有bug请务必指出
高三【一目连】×高二【荒】
感情线写的要死就当是一见钟情和日久生情然后双向暗恋的故事。
—————————
  蝉在阳光毒辣的午后仍然坚持着嘶叫,配合教室内粘滞的空气和有气无力转着的风扇,特别惹人心烦意乱。
  汗不断从额头划下模糊了双眼,用力眨眼时又将它甩到试卷上,弄花了字迹。
  后背早已被汗水打湿,烦躁的情绪在周身涌动。
  烦人的夏天。
  一目连托腮看着窗外,如是想着。
  发呆不久后一目连努力的使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模拟卷上,尽量的写出可能会用到的公式以期能得一个公式分。
  熟练的跳过物理的最后一道大题准备转攻化学,第一道的二氧化硅⑴又使一目连思绪纷杂,不知为何很自然的,联想到了荒。

  荒似有所感的抬起头,却一无所获。
  微微摇头,荒继续为水考⑵做准备,不想摊开的资料书被难得路过的风吹得书页翻飞,"哗啦啦"的声音盈满了整个教室。
  等风停了下来,教辅已经被翻到一个以前荒绝对不会看也不会知道的,有关笛卡尔坐标系⑶的知识。
  莫名的冲动促使荒看完了这一小段资料,回过神来自己不知何时画完了那个坐标系,旁边是无意识的写下的名字:一目连。
  那个高三的学长。

  一目连高二的时候是学生会的宣传部部长,开学前被缺人的茨木副会长拉过去充人手去迎新,不过最后茨木不知道和大天狗会长去哪里了,将事情全部丢给一目连,虽然最后补偿很丰厚。
  但是要能预知未来,补偿再丰厚他也不去。
 
  迎新那天天气好的过头,一目连开始还能亲切的微笑指导和纠错新生们填写的入学资料,到后面基本已经瘫在椅子上不想动一根手指。
  “资料是在这里填的吗?”
  虽然声音不错但真没礼貌,一目连漫不经心的想着。
  但面上已经挂起了温柔的微笑:“是的,已开机的电脑上都有新生需要填的资料,填完就算入学了。”
  睁眼时即使是一目连也被惊艳到了,无它,这位新生长的真的很好看,最吸引一目连的是他的双眼:长而翘的睫毛配上上挑的眼尾,眼里仿佛存在着万千星辰,即使只是半睁,也足以让人沉溺其中。
  不知为何对方突然轻笑,一边伸出一只手:“学长你好,我是荒。”
  一目连愣了一会后握住了他的手“你好,我是一目连。”
  荒是上午最后一个来报道的新生,一目连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荒正在无比自然等在信息室外准备和一目连一起去吃饭。
  一目连有些苦恼的想要拒绝,锁好门之后转身朝荒走去,准备说些什么却被荒自然的牵起手。
  快要脱口的拒绝也被咽了回去。
  一目连有些呆滞的看着交叠的双手,回神时在心里叹了口气。
  算了。

  不曾想从那以后就被荒缠住,课间时不时往高二的学楼跑,一目连班里和这个高一萌新都混熟了,一些女孩子看到荒来找一目连时还会发出奇怪的笑声,以及对着这两人挂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
  虽然很黏一目连,但荒很好的把握住了度,让一目连被他烦的心甘情愿。
  整年下来两人已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就这么步入了更高一级。

  元旦前一天荒约了一目连去了一座山上,疑惑虽然疑惑但还是跟着去了,此时正接近午夜。
  荒看着表,突然抬头:“我有一句话要跟你说。”
  “什么话?”
  “————”话语被尽数淹没在了庆祝新年的烟火之中,一目连不自觉的抬头看向了星空因而也错过了荒的那句,荒见自己的话对面并没有接受到也不恼,只因对方眼里的花火太过绚丽,而眼中的风景仅有他一人独享。
  烟花放完了一目连才想起来问荒有什么话,却是什么也不说了。

  很快两人就升到了高二高三。
  高二和高三是有班服的,这个在高二开学文理分科之后可以由各班自行设计。
  一目连班级的班服是汉服,男生一袭襴衫,圆领大袖,下施横襴⑷为裳,腰间束带,白衣翩翩,学士气息浓厚,女生本来想选窄袖内半臂齐胸襦裙,可论气质还是妥协也穿了襴衫。
  这么特别的衣服,注定只能在高三考前动员大会前穿,极其具有纪念意义,有一个班选择的也是汉服,不过是曲裾款的。
  一目连对台上的演讲性质缺缺,观察起周围的服饰,没想到有的班主任还挺开放,让女生穿水手服。
  居然还有民国时期的学生装……一目连叹为观止。
  回头猝不及防的对上了站在圈外的荒的视线——现在已经是课间了。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直到一目连眼睛昨不堪负重眨了眨眼才猛地清醒急速回头,带着忽然急促的心跳和不知为何的脸上突然冒出的热气。
 
  一目连回神,熟练的将化学方程式写下继续做题,考完这场后有些意外的看到荒站在教室外面,似乎有什么东西被他紧紧的攥在手里,见一目连出来又很自然的将手上的信教给一目连,嘱咐说晚读的时候再打开。
  说完就一反常态的走了。
  莫名其妙。
 
  昨天教务处有要求过,所以今天晚读的时候,旁边四栋教学楼的高一高二全体起立,为高三唱着战歌和宣读誓词。
  听着从四面八方传来歌声的,内心的热血也被激活,沸腾着,似乎迫不及待就要在考场上与众人厮杀,成王败寇,只在于此。
  与此同时,一目连拆开了有些皱的信纸,上面只有很简短的一句:山有木兮木有枝。
  山有木兮木有枝。
  一目连把玩着这句,然后低低的笑了起来,有些浮躁的内心瞬间被安抚,原来,这就是喜欢啊。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end
算是后续:
  考完最后一场英语,从考场出来的一目连有些疲惫,不过更多的是怅然,三年,就这么结束了。
  荒在外面等待着,见一目连出来了就把早已准备好的冰水递给他。
  两人相视一笑,气氛正好。
  不料,大雨突至,只好先找个地方躲雨。
  “荒……”
  “怎么了?”
  “我们走这条路回去吧。”
  “这条路很难走的。”
  “你陪我走就不难走了。”
  “……那,走吧。”
  ————————
好不容易正经了一下,不过果然写的很渣,文中的班服啊什么的都是取材于lo的高中……
一点都不想解释那些名词怎么办,咸鱼瘫。JPG
⑴常温下二氧化硅只与氢氟酸发生反应
⑵水考即学业水平考试,过了才能参加高考。
⑶感觉那个爱心坐标系大家都知道我就不解释了。
⑷这里取襴的意思,指上下衣相连的衣裳。
求评论求喜欢求小心心QwQ

评论(1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