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祭散白蒈岁

杂食

【双龙组】君之名

这里不是lo主本人(๑´ㅂ`๑)
蠢lo主手机丢了,帮她誊一下这篇文。
自己私自修改了一点,lo主应该不会打我×
替lo主求小红心小蓝手与评论╭( ̄▽ ̄)╮lo主估计要过几天才能拿到新手机,评论我会帮忙转告的√
(碎碎念os:这篇文热度还蛮高的qaq对于自己的文表示心塞)
可以叫我小天使(不是)



   荒感觉自己在深海浮沉,仿佛又回到了那天——被作为祭品的神之子,只能被动而无助的一步步沉入海里,一步步被冰凉刺骨的海水吞噬。

   随即他又感觉到自己似乎正被什么搂抱着,被温暖的身体不自觉的靠近热源,渴求着更多苟存的温度。

   真是丢脸啊。

   一边唾弃着自己的依赖与软弱,另一边却迷恋着,甚至妄想去着掌控。

——

   一目连有些苦恼着当前的场景。

   稍微环住荒的肩膀给予一个短暂的拥抱,刚想爬起来去洗漱顺便帮他盖一下被子却被一把抱住,动弹不得。

   挣脱不开那双有力的手,一目连愣了一下,最后还是顺着荒躺下了。

   原来,你有这么不安吗?

   一目连有些心疼的抚平“自己”的眉眼,待那紧蹙的眉头逐渐的松开。

   他抽身离开,回眸一眼满是不知名的情愫。

   “咔嚓。”

   门被关上了。

——

   荒似有所感,微微睁开了眼。

   一目连不在。

   同预言的一样。

   荒能够感受到一目连的气息在四周涌动,他复又闭上眼,竟是轻笑出声。

   名字是最短的咒论,它是束缚,约束着事物的根本形式。

   但是,他们互相转变为了对方。

   “荒”和“一目连”这两个名字,也会继续跟随着主人的魂灵,束缚着彼此的命运。

   至此,从内而外打上彼此的烙印。

   不断纠缠,生生世世。

——

   你,属于我。
   我,也属于你。

——

   一目连一回来,便点燃了那支香。

   将香放妥后,一目连走到荒的旁边,慢慢的坐下了。

   对着早已睁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的“自己”,一目连一时间有很多话想要说出口。

   “怎么还不起来?”最终只汇成了一句略带调笑的话语。

   荒顿时拉下了脸。

   想爬起来却因为某处的不适而无可奈何这种事是绝对不会让他知道的。

   尽管这并不是他的身体。

   “是身体不舒服吗?”一目连笑意更浓。

   “...”荒放弃挣扎,索性将一目连拉近被子里,一只手将对方交叠的手腕扣住,另一只手撑在他的耳边,俯身凝视着他的双眼。

   一目连也不反抗,任由这种呼吸交融的暧昧因子肆意游离。

   这是你的身体,真的要这样吗?

   荒有些泄气,遮住一目连的眼眸,自己也闭上眼吻了下去。

   唇齿交融。

   因为知道是你,所以不会觉得难受。

   香气在屋里弥散开来。

   一目连感受到身体的不适,他很快的警觉起来,却被比平时更加汹涌的情所淹没。

   与彼此引颈交缠。

——————一个巨大的分界

   “今天周四,起来给狗子打针女啦!!”
   茨木一把拉开木门,空气瞬间凝固了。
   面前二人似乎已难解难分,似是情动,澎湃的妖力却依然在房间里妄为。
   “你们是在打架吗?我也来——”
   “别!”一目连最先反应过来,本想习惯性的发动风神之佑,但是牵动妖力后才蓦然想起了什么。

   “地狱之手!”
  
  
   那一天,晴明回想起,曾一度被地狱之手和罪罚月支配的恐惧。

   end
(蠢lo主刹了个车( •ิ_• ิ))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