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祭散白蒈岁

杂食

【双龙组】只是一个段子

不想写前因后果,好姬友们说我迟早被打死,简直开玩笑,于是我来发了(ಡωಡ)
感谢帮忙更文的蠢萌的小天使 @年不复_N
感谢食用↓

  一目连仰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少量酒液从口中

溢出沿着脖颈向下划去,流过锁骨打了个转再不紧不慢

的留下,至胸口,小腹,以及更下,染红了纯白的衬衫。
 
  荒在一旁用炽热的眼神毫不掩饰的盯着红酒的流动,

不自觉的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喝完,似乎是觉得酒液在身体上划过的感觉太过粘腻,

也或许是休息室里的空气太过燥热,一目连有些难耐的

解开了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白皙的手指与酒红色形

成了强烈的对比,丝毫不顾及在一旁的荒。

  兴许是一个一个解纽扣太过缓慢,一目连扯着领口但

还未有动作就被荒一把扣住手腕压在沙发上。

  没等一目连反应,一个绵长的吻就已悄然落下,是与

荒眼里情欲所不符的温情与克制。

  是一目连所无法拒绝的温柔。

  舌尖不自觉的去触碰,却好像是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

开关,荒开始毫不留情的撬开牙关,长驱直入,一目连

只能被动的跟随,口水淫靡的留下但主人早已无暇顾

及,注意力全被从衬衫衣摆进入并不断往上探索的手指

和唇齿间激烈的争斗所吸引。

  “哈啊~啊~”吻毕,一目连因气喘不自觉的发出喘息,

在荒听来无异于勾引,更加激烈的吻接踵而至,手也不

安分的向下探去。

  “砰——”青行灯推开休息室的门,一手扶着面色潮红妖

刀姬,一手拿着KY,看清屋内场景后有些尴尬的笑

道:“呃……你们需要ky吗?”

  强行end
 
  说实话自己写的好出戏,感觉好辣鸡|ω・)
  灯刀只有一句话ԅ(¯ㅂ¯ԅ)就不打tag了。
  为了证明自己不会被打死。
  给各位看到这里的小天使笔芯(⑉°з°)-♡
 

 

评论(1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