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祭散白蒈岁

杂食

【双龙组】标题凑合吧

  ooc瞩目。
感谢食用。
不许打我。

“啊啊啊啊啊太,太重了——唔!”一目连有些不满的

回头怒视着荒,但眼里沁出的泪水只是让他变得更为

勾人。

  荒不置可否,仍然不轻不重的揉捏着,惹得一目连

一阵战颤栗和喘息。

  “我说嗯——差,差不多已经可以了吧。”一目连不满

的出声,但是敏感的身体道出'了最真实的感受:在最

开始的痛苦之后的确有变得舒服了,只是即使是稍微

移动一下,酸软的感觉就会席卷全身。

  “我说,不用绷得那么紧吧,身体放松一点。”荒终于开口。

  “哈啊——啊要不是你,我怎么嗯——怎么可能会这

样!”一目连忍不住还击。

  “哦?你是说,你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荒愉悦的

勾起嘴角,力道更重了一点。

  一目连丝毫没有意识到话语中弥漫的黄暴之气,下

身传来的感觉几乎已经剥夺了他的全部感官。

  “!不然呢,轻,轻点啊!”

  “就这样也忍不了,明天可是要再来一次的哟。”荒不

怀好意的提醒到。

  “忍一下,我给你涂药膏。”荒没有起身,直接从柜子

上拿来了药膏。

  一目连趁他拧盖子的时间瘫软在沙发上,长出一

口气,身体太敏感了也不好。

  荒挤出一点药膏,涂抹在一目连敏感的身体上,仅

是药膏的冰凉之感就已让一目连喘息不已,更别说还

有荒指甲偶尔的刮蹭。

  “差不多够了。”荒满意的涂完药膏,起身去拿衣服。

  “我去洗澡了,顺便下次拔河小心一点,不要再摔倒

在我身上把腰扭了。”荒一边走向浴室一边说着。

  “对了抽屉里面有资料等会我跟你一起学习。”

  “嗯。”一目连拉开抽屉取出了数学的五三,却不小心

碰到了什么,一个暗层弹了出来。

  “奇怪,这是什么?”一目连好奇的拿出里面的管状

物,对光念出了上面的字:

“K——Y?奇怪,这是什么?”

  一目连不会想到等会问荒这个ky的时候会让这个他

认为奇怪的东西派上用场,现在,先为他的好奇默哀

一秒。
  end
算是强行刹车吧,不过本来就没有开车,这个绝对不是全市高中都放假除了我校的怨念,绝对不是。
顺便感谢食用(⁄ ⁄•⁄ω⁄•⁄ ⁄)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