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祭散白蒈岁

杂食

【双龙组】鬼压床

这其实是很正经的文'[○・‘Д´・○]
太久没来除除草٩( 'ω' )و
被手抄报搞到心力憔悴눈_눈
说起来总感觉荒没有出场
ooc慎入,文笔辣鸡
——————————————
  是谁?

  一目连感觉有手指划过自己的胸口,冰冰凉凉的,在夏天无疑是令人享受的——如果一目连不是处在现在的环境的确会这么想。

  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却只能使睫毛微颤。

  明明具有清醒的意识,但是与身体的联系似乎断掉了,使不上一点力气,脑海里仿佛还有另一个意识在与自己争夺身体……

  正这么想着,突如其来的冰凉的触感夺去了他的注意,在身上来回轻抚着,引得身体一阵颤抖。

  似乎这样的反应使那个人愉悦,他轻笑一声,手指往着腰部以下的地方探去……

  “叮铃叮铃————!!!”午休结束的铃声响起了,一目连猛然惊醒。

  “呼——呼——,”一目连稍微平复了下心情“奇怪,是梦吗?”,不过那种感觉也太真实了吧。

  “什么梦?”同样醒来的小鹿男略带好奇的问到。

  “啊,这个,”一目连有些苦恼要不要说出来“你知道鬼压床吗?”

  最后还是说了啊。

  将事情隐去了后半段说了一遍得到了安慰×1,一目连感到稍安,但那冰凉的感觉却在心里挥之不去。

  夜晚。

  一目连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

  他很快就发现每次闭眼想要睡觉时,那种无力而被人触摸的感觉就席卷而来。

  惊的一目连不敢睡觉,有些失神着望着上铺的木板,良久摸出自己的mp3插上耳机听歌,轻柔舒缓的歌曲非但没有给他带来安慰,反而在寂静黑暗的夜晚被衬托的更加恐怖。

  烦躁的将mp3关机,拿出自己的轻小说缩进被子里,然而一行字都看不下去。

  再次尝试闭眼,不行,那种感觉又来了。

  一目连将荧光手表拿起看看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两点了。

  这样下去第一节数学课肯定回睡着的。

  一目连有些漫无边际的想到。

  对了,数学!

  一目连迅速爬起将自己的数学笔记本摸索出来,看了没两页就睡着了,再没有那种鬼压床的感觉。

  一夜无梦。

  倒是第二天一目连神清气爽的起床发现荒的黑眼圈相当的重,一整天都阴测测的盯着他看。

  喜闻乐见。
end
小剧场
荒:沃日好气啊我没出场也就算了我居然还比不上数学那个小婊砸!
   
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系列
 

评论(4)

热度(61)